当前位置: 首页>>新闻资讯>>县市动态

山区秸秆禁烧之困境与“出路”


“烧火灰”,是土苗农家历来已久的习惯,鄂西一带山高林密、土壤贫瘠,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,不似平原地区的土地那么幅员辽阔、沃野千里,以前,“烧火灰”既是开拓土地的方式之一,也因道路交通运输不便成为就地堆肥的重要来源。“烧火灰”主要是燃烧农作物秸秆,农作物秸秆中含有氮、磷、钾、碳氢元素及有机硫等。燃烧时会产生大量的氮氧化物、二氧化硫、碳氢化合物及烟尘等,在阳光作用下还可能产生二次污染物臭氧,在焚烧时大气中二氧化硫、二氧化氮、可吸入颗粒物三项污染指数均达到高峰值,当前,露天焚烧秸秆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环境问题。

近年来,咸丰县严格落实《恩施州禁止露天焚烧秸秆垃圾工作问责暂行办法》,成立了农作物秸秆禁烧和综合利用工作领导小组,印发实施了《咸丰县秸秆垃圾露天焚烧工作方案》,压实县领导包乡镇、乡镇领导包村、村干部包片包户的责任机制,秸秆禁烧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,但仍然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,客观存在的困难也比较多。

一是习惯改变难。“烧火灰”是千百年来的固定习惯,在老百姓的脑海里根深蒂固,仅靠村村通广播、标语、宣传牌等方式宣传效果不佳,老百姓从众心理、侥幸心理较重,认为无法可依,或者法不责重,想要短时间内改变这种行为习惯非常困难。

二是巡查监管难。“小、散、远”是山区秸秆焚烧的特点,一般焚烧面积较小,一个火堆面积不超过10平方米,不像平原地区40-50亩,甚至100亩以上连片焚烧,且较为分散,很多火堆离交通道路距离较远,在巡查中不易发觉,即使发现后赶到现场时,火堆已燃尽熄灭了。毕竟县、乡(镇)、村三级的秸秆禁烧专班工作人员数量有限,工作任务十分繁重,很多时候也显得无能为力、力不从心。

三是综合利用难。农村青壮年外出务工较多,无剩余劳动力来收集秸秆,且收集秸秆费时又费力,对老百姓来说不值钱,也不划算。对从事秸秆运输的商家来说,山区的很多地方交通条件不好,难于运输,且秸秆质量不重但占体积,即使运出来了,也需要很大的厂棚来堆积,前期投入费用不少。

虽然困难较多,终究是要解决的,“疏堵结合,以疏为主”,要想长远地解决好秸秆焚烧问题,在加强巡查监管的同时,关键还在于找到“出路”,也就是做好综合利用,使秸秆收、运、储、用“一个过程”顺畅无阻,形成可运作的市场化产业链。

一是积极探索青贮+养殖+肥料“上下线”串联发展模式。将农户+养殖场+肥料厂作为“上下线”,农户向牛、羊等养殖场供给秸秆,养殖场收购秸秆并加工转化为养殖饲料,作为青贮养殖来源,并发展“下线”,向有机肥生产厂家供给鸡、牛、羊、猪粪便,发酵生产有机肥料,同时解决畜禽养殖粪污处理的问题,并对农户、养殖场、肥料厂投入合理的奖补资金。

二是用于粉碎还田。提高农机购置补贴,提高老百姓采购小型秸秆粉碎机的积极性,并加强宣传引导,鼓励秸秆经机械粉碎后还田利用。

三是进行燃料转化。对生物质颗粒加工企业实施奖补,提高企业积极性,扩大秸秆收购面,并加工制作致密成形颗粒燃料出售,将秸秆转化为可燃物料,取代原煤等高污染燃料。